• 五本霸道总裁小说推荐-非典型总裁文小说-总裁文小说大全

    王妃想和离免费阅读-《王妃想和离》最新章节完整版

    来源:yw|小说:王妃想和离|时间:2023-01-18 15:32:05|作者:椿不挽

    小说《王妃想和离》的作者是椿不挽,该书主要人物是苏挽清夜璟寒,王妃想和离小说讲述了:持公道。王爷,我真的没和家丁偷情,是苏挽柔骗我您在这!苏挽清恨恨的盯着远处一脸得意的人,想冲上前撕下她的假面目。王爷,您信我,这一切都是她的阴谋。信你?三个月前你对本王下药在先,让本王被迫娶了你,新婚...

    王妃想和离苏挽清夜璟寒

    第二章

    第2章威胁是有代价的

    “姐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妹妹知道你心里有怨气。”苏挽柔故作关切的走上前,一副假惺惺的道,“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在新婚夜与家丁偷情,犯了王爷的大忌,不过王爷说了他可以饶你一命,你大可放心。”

    “这可是给你熬制的补药,姐姐你赶紧趁热喝了,以后可千万别再惹怒王爷了,不然哪怕是我也未必能救得了姐姐。”苏挽柔说着朝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随即上前,当看到苏挽清身旁正流着血的婆子时猛得往后退了几步。

    碗中的汤药直接洒了出来,苏挽柔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丫鬟,这可是花大价钱买的东西,得亲眼看这贱人服下。

    “小姐,那婆子……”丫鬟经过刚才的一幕有些惊魂未定,顺着丫鬟的视线,苏挽柔瞳孔一缩,却见着苏挽清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好像下一个就是自己。

    “姐姐,这婆子是你弄成这样的?”

    苏挽柔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又怎么样,妹妹,你也想和她一样吗?”

    苏挽清勾了勾唇,目光落在丫鬟手中的汤膳时周身气势更冷。

    身为玄门世家的传人,她对医毒双修,就没有她医不好的病,解不了的毒,在汤药端来的一瞬她就看出这里面被下了一种慢性毒药,长期服用,人会在一个月内成痴傻状态,最后全身溃烂而死。

    可想而知这个苏挽柔有多恨自己。

    “姐姐,你已经成了摄政王妃,凡事应该收敛一些。”

    苏挽柔眼中的阴狠很快掩盖端起那碗汤药朝苏挽清走去,善解人意的说道,“姐姐,这汤药你先把这药喝下,婆子的事交给妹妹处理,不然被王爷知道又要罚你。”

    “是啊,王妃,这可是我家小姐的一番心意,你可千万别辜负了。”身旁的丫鬟跟着附和道。

    “是吗?”

    在苏挽柔迫切的目光下,苏挽清端起那碗汤药,用汤勺轻轻拨动了一番,下一秒直接将苏挽柔按在桌上,将一整碗汤药强行灌了下去。

    丫鬟想上前阻止,却被苏挽清抬脚一踢,直接飞了出去。

    “呕……”

    直到那汤药被苏挽柔“喝”得一滴不剩,苏挽清才放开她。

    “苏挽清,你疯了!”

    “这可是我辛辛苦苦给你熬制的补药!”

    苏挽柔想吐出喝下去东西,脸色又青又白。

    苏挽清啧啧一声,“到底是补药还是毒药,妹妹不是很清楚?”

    “亲手喝下自己熬制的慢性毒药这滋味可感受?”苏挽清气定神闲的问道,一改往日懦弱的气质。

    “苏挽柔,这儿没有别的人装着不累吗?”

    苏挽柔面色阴沉阴沉,想到被自己喝下的慢性毒药,她的目光就变得阴狠无比。

    “贱人,就算你知道又能如何,就算没这碗慢性毒药,你在这摄政王府还是死路一条!”

    “王爷醒来看到的人是我,不是你,你若是识相现在就自尽,我会求王爷给你个体面!”

    苏挽柔阴狠的说着,那模样恨毒了苏挽清。

    “这体面还是留着你自己用,苏挽柔,你真的觉得一年前我救下王爷时真的一点退路都没给自己留吗?”

    “还有三月前你故意在酒杯中下药觉得这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是吗?”

    苏挽清朝着苏挽柔步步紧逼,“如今,还敢端着慢性毒药在我面前,是觉得我不敢将你怎么样是吗?”

    不知为何对上苏挽清目光时浑身忍不住打着寒颤,若是换作往日的苏挽清是绝对不敢这么对自己说话。

    “你想做些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王爷的救命恩人,这是在摄政王府,伤了我,王爷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当初她已经将所有证据都毁了,苏挽清根本不可能有退路,这贱人一定是在唬自己。

    苏挽清再次捡起地上染血的发簪,“我可是皇上亲赐的摄政王妃,要不然你试试是王爷杀我快,还是我杀你快?”

    “你……你别过来。”

    苏挽柔突然慌了,她还没享受荣华富贵,不能这么死了。

    “救命啊,王妃杀人了。”

    摔在地上的丫鬟朝着外边大声喊道,试图引起外面人的注意力。

    “聒噪!”苏挽清目光一冷,伸手打晕了她,苏挽柔见状就要逃,就在苏挽清上前之际,一个身影的出现直接将她们二人分开。

    一把剑悬在苏挽清的脖子上,在她面前是一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侍卫,轮椅声离这越来越近。

    轮椅上的男人目光阴沉,周身冷如寒霜,苏挽柔仿若看到救星,疯了般朝那冲去。

    “王爷,我不过是想来看看姐姐伤势如何,她不仅打晕我的丫鬟,还想杀我,王爷都是我不好,求您不要生姐姐的气。”

    “你看看你妹妹再看看你,事到如今,她还在为你求情!”

    亏他还担心这女人会真的死了,可谁想会看到这一幕。

    苏挽清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只是一眼便看出这人身中剧毒,之所以无法站立怕也是因为这剧毒所致。

    “姐姐将一整碗汤药给我灌下,我认了,求您千万不要生姐姐的气。”

    苏挽柔哭的梨花带雨,让人不禁动容,黑衣侍卫死死的看着苏挽清,这个心肠歹毒的人当真死不足惜,他看向夜璟寒,等待着他的命令。

    “苏挽清,二小姐说的这些事你可认?”

    轮椅上的夜璟寒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恍若在他眼中自己已然成了死物。

    “那是她活该。”

    苏挽清冷冷的说道,她手中藏着银针,若是这男人真敢让侍卫对自己动手,也别怪她手下无情。

    前世什么危险她没经历过,只是剑悬在肩上这不算什么。

    “事到如今你还敢嚣张,是觉得本王真不敢动你是吗?”

    夜璟寒冷喝一声,侍卫肩上的剑又离苏挽清脖子近些。

    苏挽柔站在夜璟寒身后,心中别提多畅快,若是可以她真恨不得那剑直接抹了苏挽清的脖子!

    “我是皇上亲赐的王妃,若是我死了,三日后的进宫您哪怕是摄政王怕是也不好跟皇上交代。”

    “摄政王殿下这些你都想好了吗?”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