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本霸道总裁小说推荐-非典型总裁文小说-总裁文小说大全

    • 首页 > 王妃一心想和离

    王妃一心想和离苏挽清夜璟寒全文免费试读

    来源:yw|小说:王妃一心想和离|时间:2023-01-18 15:18:44|作者:椿不挽

    王妃一心想和离 椿不挽著 连载更新中 苏挽清夜璟寒 变幻人生,苏挽清夜璟寒为了情缘,奋不顾身,分享:年前生了场重病,落下腿疾,只能靠着轮椅前行,而他身旁的是她的妹妹,也是害她最深的人。我没有!女子眸中血红一片,似想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奋力嘶吼着,鞭子所落之处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她目光紧盯着身座轮椅的男子,将...

    王妃一心想和离苏挽清夜璟寒

    第五章

    第5章道歉她还不配

    “道歉?”

    苏挽清冷笑一声,只觉得眼前的人可笑的很。

    “父亲大人,我又没做错什么事为何要道歉?”

    “在道歉之前,你为何不问问苏挽柔她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苏挽柔神情一变,看向苏挽清的目光中夹杂着恨意,原本她想着让苏挽清乖乖下跪道歉,就放她一马。

    可谁想她居然敢这么嚣张,苏挽柔握紧拳头。

    苏挽清,你既然想找死,那可就怪不得别人。

    “爹爹,这事千错万错都是女儿不好,求您千万别生姐姐的气。”苏挽柔捂着胸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语气间还带着些哽咽。

    “您若是要惩罚就惩罚女儿吧。”

    苏挽柔说着又往苏挽清那儿走去,“姐姐,您千万别因为我而……”

    在她的袖口中藏着无数根尖锐的暗刺,正当苏挽柔要抓起苏挽清的手时,却听得一声尖叫声。

    那些要扎在苏挽清身上的暗刺全进苏挽柔手中,霎时间鲜血直流。

    周围的丫鬟不明所以,看到苏挽柔手臂处有鲜血流出顿时慌了神,对着苏挽清开口便是呵斥。

    “大小姐,我家小姐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弄伤她?”

    丫鬟朝着苏澜天哭诉,“老爷,您一定要为我家小姐做主啊。”

    苏挽柔忍着疼痛,眸中带泪,一副大度的模样,“爹爹,不怪姐姐,都是妹妹不好。”

    这模样让本就对苏挽清有所不满的苏澜天彻底怒了,他快步上前,伸手便是对着苏挽清脸上一耳光扇去。

    “孽女,当着我的面你还敢行凶,你是真以为我不敢将你怎么样是吗?”

    苏挽清嘴角流出一丝血迹,她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心一瞬间冷到极点。

    这就是原主记忆中慈爱有加的父亲大人吗?

    当真是可笑至极!

    “丞相大人,我就站在这里,连手都没有抬起,你们是哪只眼睛看到我伤人的?”苏挽清对着苏澜天,对着在场的人反问,她指向苏挽柔的方向,“难道不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爹爹,这真是女儿不小心的,您别怪姐姐。”苏挽柔泪眼汪汪的看向苏澜天,着急的不行,“姐姐,我知道你是在为我没为你保密偷情的事而心生不满,要打要罚,我都认了。”

    “今日是你回门的日子,千万别因为这件事伤了和气。”

    “什么!”苏澜天睁大双眼,在听到那句偷情时顿时怒火中烧,用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苏挽清。

    “挽柔,你刚才说的偷情是怎么回事!”

    “我……”苏挽柔害怕的往后,一边说着一边往苏挽清那看去,“爹爹,女儿……什么都不知道,您不要生女儿的气。”

    “我让你说!”苏澜天怒喝出声,“若是你再敢提她隐瞒,我连着你一同治罪!”

    苏挽清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她倒是要看看这苏挽柔打算怎么演,这些人包括她这位父亲大人会怎么做。

    “姐姐在新婚夜偷偷与家丁偷情,被妹妹不小心撞见,在争执的时候王爷也看见了,然后……”

    苏挽柔越说越小声,难为情的道。

    “爹爹,您看王爷都没有追究这事要不然……”

    “孽女,你看看你妹妹,都到了现在,还在为你说话!”

    苏澜天指着苏挽清,毫不留情的怒斥道。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态度!”

    他就说苏挽清好歹是丞相府的嫡女,王爷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会做做面子,原来是因为偷情的事。

    见着苏挽清一直不说话,苏澜天更加认定。

    “孽女,你到现在还有什么可说?”

    苏挽清看着眼前的人,发出不屑的笑。

    “丞相大人,话都被你们说完了,我能有什么可说的。”

    “苏挽柔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日见增长,让人佩服至极啊。”

    苏挽清朝着苏挽柔步步走近距,“只是这偷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撞见的,你不该说清楚吗?”

    对上苏挽清的目光,苏挽柔浑身一颤,内心间有着一股莫名的恐惧。

    她浑身颤抖着,几乎快要哭出来一般。

    “姐姐……”

    苏挽清冷笑一声,举起她那只受伤的手臂。

    只听哗啦一声,无数根暗刺掉落在地,众人猛得一惊,却听得苏挽清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

    “你们说是我伤的她,只是这伤人的工具怎么会在苏挽柔袖口中掉出?”

    苏挽清的话把在场的人真经不住,都用着震惊的眼神往苏挽柔身上看去,难道刚才的事真的是二小姐自导自演的?

    可不应该啊,二小姐根本没理由这么做,反倒是大小姐在相府的时候便一直仗着自己的嫡女身份欺负二小姐。

    二小姐那么善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苏澜天微微皱眉,也有些诧异。

    苏挽柔见着情况不对,连忙哭诉道,“姐姐,我没想到你为了陷害我连这种事也能做出来。”

    “这暗刺明明是你刚才抓着我手臂时放进去的。”

    “就算我没有为你隐瞒,可你何至于如此苦苦相逼!”

    “就是,大小姐,你这么做未免也太过分了!本就是你有错在先,理应给二小姐道歉!”

    在场的人见着苏挽柔的遭遇不禁愤愤不平。

    “孽女,我再问一句,你到底道不道歉!”苏澜天握紧拳,已经快忍无可忍。

    “我还是那句话,我没错。”

    苏挽清出声道,“就算是要道歉,也是她苏挽柔!”

    “好!孽女,既然如此可别怪我不客气!”

    “来人,上家法!”

    苏挽柔看着被苏澜天训斥的苏挽清,心中得意的不行,就算这个贱人知道真相又怎么样?

    结果还不是一样!

    一旁的翠儿见着这一幕连忙上前,她虽然不知道这中间的过程,可下意识间觉得苏挽清并不是这样的人。

    翠儿拦在苏挽清面前,着急的道,“你们不能这么对待王妃!”

    “王妃?”苏澜天冷喝一声,话语间满是不屑,“这是丞相府,不是摄政王府!”

    “更何况这孽女新婚夜做出这种丑事,难怪王爷不愿跟她回来。”

    “她算哪门子的王妃!”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