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本霸道总裁小说推荐-非典型总裁文小说-总裁文小说大全

    • 首页 > 没死让你失望了

    《没死让你失望了》苏挽清夜璟寒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来源:yw|小说:没死让你失望了|时间:2023-01-18 15:11:37|作者:椿不挽

    没死让你失望了男女主角为苏挽清夜璟寒,由椿不挽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穿越小说,已上架。所落之处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她目光紧盯着身座轮椅的男子,将所有的希望都投注在他身上,哪怕身处绝望,可一遍遍的希望她这位新婚丈夫能为她主持公道。王爷,我真的没和家丁偷情,是苏挽柔骗我您在这!苏挽清恨恨...

    没死让你失望了苏挽清夜璟寒

    第七章

    第7章出乎意料的袒护

    “什么?”

    苏澜天一愣显然没想到夜璟寒居然什么都不处置,还在帮着苏挽清说话?

    按理说这个孽女做了这种丑事,夜璟寒就算下不了这个面子,他这个做父亲的代劳就是。

    苏挽柔握紧拳,内心有着满满的不甘。

    她从没想过摄政王居然会为苏挽清说话,要知道当初那鞭子是她亲眼见着一道道落在苏挽清身上。

    夜璟寒应该是恨绝了她!

    苏挽柔心中有无数的疑惑,可在众人面前她不敢表露过多,只能装模作样的往苏挽清那儿走去。

    许是因为刚才的耳光,苏挽柔在离苏挽清只有几步距离时停住,带着些紧张的道,“姐姐,王爷既然开口让你免于惩罚,你是不是也该向王爷道谢?”

    “道谢?”

    苏挽清眸子微眯,往夜璟寒那看了一眼,她可没有忘,若不是这男人的纵容,原主就不会死。

    他会出现在这里,可绝不是什么袒护,背后怕是藏着更深的事。

    “孽女,你还站着做什么,王爷大度,不追究你先前做的那些丑事,你现在应该感恩戴德才对!”

    苏澜天着急的不行,要知道夜璟寒虽然落下腿疾,可到底是摄政王,这点没有任何人可以撼动。

    得罪了他无异于是得罪了皇上,他哪怕是丞相也担不起这教养不周的罪名。

    “我又没做错什么,有什么好道歉的。”

    苏挽清云淡风轻的说着,对于这些人的威胁丝毫没有半点害怕,若不是这男人出现,他们怕就不是站着跟自己说话。

    “孽女,你简直是无法无天。”

    苏澜天气得不行,他怎么都想不到苏挽清居然连他的话都不听了,这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让他有些慌张。

    他今日本来是想先将苏挽清教训一顿,再关怀几声,好能让苏挽清为令牌的事上心些,可如今这样,事情还怎么继续。

    “王妃,你如今人也回来了,是不是也该跟本王回去了?”

    轮椅上,夜璟寒看向苏挽清,对于她今日的种种行为着实感到意外。

    他可是注意到在自己来之前她袖口藏着的银针,若是自己晚来一会,这女人莫非是想大开杀戒吗?

    夜璟寒目光注视在苏挽清身上,只觉得现在的她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尤其是身上的气质,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短短数日,能让人改变这么大的实在反常。

    “王爷您这就要回去了?”

    苏澜天一惊,有些忐忑的道,难道摄政王殿下还在为之前的事而生气,之所以现在拦着自己不惩罚苏挽清不过是为了顾及颜面。

    夜璟寒轻嗯一声,他别过脸,显然不愿再说下去。

    “王妃?”

    苏挽清眸子微眯,本想借着今日的机会回来查探一番,可谁想刚回来就发生这样的事。

    今日事情闹成这样,就算留在这里,也查不到什么线索,她记得在原主出嫁前,苏澜天曾向原主叮嘱过令牌的事。

    那么他一定不会放弃这件事,哪怕自己不来,苏澜天她这位父亲大人也会找上门来。

    “王爷,您身体可有好些,可需要我与你一同……”苏挽柔一副忧切的问道,看起来是那般的情深意重。

    夜璟寒只是看了她一眼,他滚动着轮椅,“多谢二小姐好意,只是本王眼下还有别的事,得先离开了。”

    “王妃,还不过来推本王。”

    夜璟寒说着往苏挽清那儿看了眼,苏挽清皱了皱眉,这家伙不是可以挪动吗,更何况还有这么多侍卫在,这家伙摆明是故意的。

    也罢,她倒是想看看这位摄政王到底想干些什么。

    夜璟寒的马车异常的大,里面极为宽敞,哪怕是放好几个轮椅也是绰绰有余,里面还摆放着一张睡床显然是睡觉用的。

    马车缓缓行驶,夜璟寒看向苏挽清的目光中带着冷意。

    “你打了二小姐?”

    苏挽清心中了然,不禁冷笑道,“王爷刚出来就问苏挽柔的事,你们二人还真是情深意切。”

    “不过也奇怪,王爷你这么喜欢她,为什么要娶了我?”

    面对苏挽清的询问,夜璟寒周身泛着冷意。

    “苏挽清,你别挑战本王的耐心。”

    “本王当初为什么会娶了你,你心中应该比谁都清楚。”

    若不是她用下三滥的手段,又怎么会有现在的一幕。

    苏挽清啧啧一声,语气中满满的奚落。

    “王爷,你不会想说下药的事,我本以为身为王爷,又是摄政王应该什么都清楚才对,怎么也会有被人蒙蔽的时候。”

    “你什么意思?”夜璟寒只觉得今日苏挽清的态度出奇的反常,好像是知道什么。

    苏挽清勾了勾唇,别有深意的看着眼前的人,“王爷,你可有想过当初的一切只是一场误会。”

    “或许我也是无辜的?”

    “你无辜?”夜璟寒眼中满是不屑,当初的事情他也曾感到奇怪,曾派人去调查。

    可得到的结果和他猜想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几年前,苏挽清为了能当上摄政王妃,确实做了那种事。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