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本霸道总裁小说推荐-非典型总裁文小说-总裁文小说大全

    • 首页 > 沈太太,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全文免费

    沈太太,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全文免费小说主角褚芸芸沈靳忱章节目录-作者褚芸芸在线看

    来源:812|小说:沈太太,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全文免费|时间:2023-01-18 14:30:47|作者:褚芸芸

    经典小说《沈太太,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全文免费》是褚芸芸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褚芸芸沈靳忱。精选片段:。沈靳忱停下撞击,我茫然地睁着眼睛嘀看着天花板,耳边是沈靳忱粗重的喘息声。沈靳忱抬头,我的视线跟他交缠在一起。细密的汗珠自他的额角缓缓流下,湿透的鬓角,粗喘的呼吸,散去情欲的双眸。一切的一切,都牵动着我的心,让我悸动着迷也沉沦。许是我眼中的情义来不及隐藏,又许是我注视得太过于专注。我看到沈靳忱本已经散...

    沈太太,你是我的入骨相思全文免费褚芸芸沈靳忱

    第5章

    沈靳忱的声音低哑又充满诱惑。

    说话时喷洒的热气都散落在我的脖颈上。

    我被迫承受着他凶猛的撞击,从最初的疼痛不适,到后来的迷失与沉沦。

    激烈的欲潮来袭,我情不自禁地挺起身子迎合着他,双手也揽住了他的脖颈。

    原始的律动仿佛永无止境,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

    我从最开的微拒,到主动迎合,再到现在软成一滩。

    当窗外的月光透过纱帘融化在凌乱的大床上。

    沈靳忱停下撞击,我茫然地睁着眼睛嘀看着天花板,耳边是沈靳忱粗重的喘息声。

    沈靳忱抬头,我的视线跟他交缠在一起。

    细密的汗珠自他的额角缓缓流下,湿透的鬓角,粗喘的呼吸,散去情欲的双眸。

    一切的一切,都牵动着我的心,让我悸动着迷也沉沦。

    许是我眼中的情义来不及隐藏,又许是我注视得太过于专注。

    我看到沈靳忱本已经散去情欲的眸子一点点火热起来。

    “褚芸芸。”

    沈靳忱低声喃呢我的名字,我抬眸望向他。

    他忽地再次吻了下来,带着火热和疯狂。

    我来不及躲闪,只要承受着他类似狂野的亲吻。

    沈靳忱在我的唇上辗转了许久,他抬起手,指尖轻轻触摸我肿胀又滚烫的唇瓣。

    “褚芸芸,我在你眼里,是怎样的人?”沈靳忱没头没脑地问。

    我愣了一下,伸手将散落在胸前的头发朝后掳去。

    “大概就是很有名,手段狠厉,有很多女人吧。”

    “有很多女人?”沈靳忱挑了挑眉,笑得轻挑,“是吗?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是听谁说的?”

    我噎了一下,这还用听谁说吗?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猜的。”我道。

    沈靳忱笑了,他笑起来真的特别好看。

    他的皮肤偏黑,眼睛却特别明亮有神。那笔挺的鼻子一点都不像亚洲男人,牙齿洁白又整齐。

    其实我是非常讨厌口腔里带着烟酒味的男人的。

    可当这一切放在沈靳忱身上,我却一点都不觉得讨厌。

    他身上的所有味道,包括那潮湿的汗液味,当让我感到莫名的西心安。

    “那你觉得,你猜对了吗?”沈靳忱反问。

    我干脆利落地点头,但观察着沈靳忱的表情又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他大笑出声,伸手揽过我的身子,将我抱在怀中。

    我微微蹙眉,扭了扭身子,从他怀中挣脱出来。

    沈靳忱一愣,却没有说什么,唇角依旧含着浅笑。

    “我说没有很多,你信吗?”

    沈靳忱定定地看着我,语气轻柔得像是在哄孩子。

    我望着他的眼睛,微微有些失神。

    这个得寸进尺的男人趁着我失神的工夫又吻了下来,似是不知满足一般地深入。

    但这次的吻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而是很快就结束了。

    他覆在我的身上喘着粗气,可我明显感觉到他的火热又硬了起来,顶在我的小腹上动了动。

    我气极了,抬手要去打他。

    却被他握住了掌心,放在唇边轻吻,他的眼底似乎有无数的星辰在闪耀。

    “你的胆子还真大,从没有人敢打我。”

    他轻抿着唇,玩味般用手指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敲着。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有很多女人呢?是因为我技术好?还是时间长?”他好奇地不耻下问。

    但那露骨的污言秽语,气得我再次咬了咬唇瓣。

    我侧脸羞愤地躲开他的指尖,他却不依不饶地追着我的脸颊又落了下来。

    看着我生气紧张的模样,他笑得更加开怀了。

    “褚芸芸,那个褚?那个芸?楚楚可怜的白云吗?”

    我面无表情地瞪了沈靳忱一眼:“见鬼的楚楚可怜的白云。衣者褚,草字头的芸。”

    沈靳忱叹息了一声,从我身上翻下去,靠着床头点了根烟。

    我拉过被子盖住自己裸露的身体,随手打开了床头的小灯。

    沈靳忱深吸了两口烟,吐出一片白雾。

    看着他这模样,我脑海中不受控制地闪过一句话。

    事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那晚你打在我背上的拳头可真狠,嘴里还喊着‘你爱她就娶她,我们离婚,我为你流了两个孩子,两个!’当时我就觉得,你不是楚楚可怜那一挂的。”

    “你应该都不是南方女子,但你很聪明,聪明地让我惊讶。”

    沈靳忱说着,眼神有些飘忽,似乎又想到了那个雨夜我们相拥的画面,唇角露出一抹极深的笑意。

    听他提起那晚,我的脸颊也有些发烫,我往上拉了拉被子,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到被子里去。

    我撇了撇嘴,瓮声瓮气地道:“那晚是你要我帮你的。但我没想到,沈先生却是个恩将仇报的人,没经过我的允许就得到了我。”

    我扭头看他,而他也恰好看向我。

    四目相对,他的眸子温柔似水,仿佛有一种任由我撒野的宽容。

    我终是选择了沉默。

    我下床一言不发地走进浴室。

    在浴室的门关上,隔绝出一个只有我的小空间时。

    我猝不及防地跌倒在地上,捂着脸哇哇大哭。

    同时我打开了花洒,水流声很好地遮盖住了我的哭声。

    我承认,我是一个风尘女子。

    但我并不随意。

    我不愿意跟一个我不爱的,甚至是不熟悉的男人,做这世间最亲密的事。

    这会让我觉得,我以前所有的坚持都是一个笑话!

    但我不怪他,相反,我乐意接受那个人是沈靳忱。

    或许是因为他救了我,或许是因为他很好看,很男人。

    如果换成其他任何人,我想,我都不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站起身,简单地洗了个澡,然后一边擦头发,一边往卧室走去。

    沈靳忱依旧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他的指间已经没有烟了,只余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烟草味。

    我随意一瞥,眼神定格在他的手中。

    此时他手里正拿着一本日记,一页一页地翻看着。

    “沈靳忱!”

    我气恼,也不顾上什么身份不身份的了,直接扑过去从他手里夺过日记。

    但因为我太急,又刚洗完澡,脚下一滑没控制好力道,直接扑在了他身上。

    他很瘦,骨头又硬又结实,硌得我胸口发疼。

    我挣扎着从他身上爬起来,将日记本重新放回它该在的地方。

    “想不到声名赫赫,名震一方的沈先生,也这么喜欢窥探他人的隐私,还如此的光明正大!”我冷笑一声,讥讽地说。

    沈靳忱抬眸看了我一眼,饶有兴趣地摸了摸我的脸蛋。

    “你刚刚说我强暴了我你,我想了想确实如此。”

    “未经你允许就擅自占有,确实有些混账。”

    “可我暗示了你,你没有拒绝。”

    “至于你说的隐私,你我之间,现在还有隐私可言吗?”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