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本霸道总裁小说推荐-非典型总裁文小说-总裁文小说大全

    侯门弃妇沈凌雪赵北熙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来源:longzhu|小说:侯门弃妇|时间:2023-01-18 13:51:35|作者:语笑阑珊

    沈凌雪赵北熙是著名作者语笑阑珊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中分明有诈。又看向冯翠翠与冯策,见他们面上俱是得意之色,心中更是怀疑。上一世在宫中见到的龌龊事情太多,她知道恐怕是冯策与那县令早已串通好了的,当下按不住怒火,顺手抄起砚台便朝着冯策砸了过去。冯策一偏头躲过了,但身上难免染上了斑斑点点的墨迹,县令见此情形怒了,一拍惊堂木,站起身指着沈凌雪气急败坏道:“你个泼妇竟敢在衙门里闹事,真真是罔顾王法,快拖下去给我打三十大...

    侯门弃妇沈凌雪赵北熙

    第17章

    他又偷偷朝冯翠翠比了个银钱的手势,冯翠翠心下了然,倒也不再多说什么。

    果然,只听堂上县令道:“这字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当日为了赖账胡乱写名字也是有可能的!既然证据确凿,那便赶紧还了他的银子便是!”

    这下沈凌雪也忍不住变了脸色,她死死咬住下唇看向县令,心中感到愤怒至极,明明自己的物证俱全,可是他竟装聋作哑,其中分明有诈。

    又看向冯翠翠与冯策,见他们面上俱是得意之色,心中更是怀疑。

    上一世在宫中见到的龌龊事情太多,她知道恐怕是冯策与那县令早已串通好了的,当下按不住怒火,顺手抄起砚台便朝着冯策砸了过去。

    冯策一偏头躲过了,但身上难免染上了斑斑点点的墨迹,县令见此情形怒了,一拍惊堂木,站起身指着沈凌雪气急败坏道:“你个泼妇竟敢在衙门里闹事,真真是罔顾王法,快拖下去给我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说罢从面前签筒中拔出一支竹签狠狠扔到地上。

    两边官差见状,捡起那竹签,便将沈凌雪押住朝外走去。

    “等一等!”

    只听身后传来个女子声音,押着她的两名官差不由停住脚步回头去看。

    只见一个身穿华服的美貌妇人站在县令身旁,方才就是她在说话,那妇人大约三十多岁的年纪,皮肤白皙,保养得宜。

    县令看向妇人的眼神既无奈又宠溺,明眼人一看便明白那肯定是他的夫人。

    “你这是做什么?我这不是在审案嘛!快回后院去!”

    他红着脸拉住夫人的手腕,便欲将她往旁边小门里带。

    妇人不肯走,看了一眼堂下的沈凌雪,朝着县令招招手,示意他附耳过来,也不知道跟他说了些什么,只见县令的面色由红变白,也转头瞥了一眼沈凌雪,目光却有些复杂。

    等妇人走后,县令突然命令官差松开沈凌雪,说话间连语气都客气了不少。

    沈凌雪和堂下众人都有些云里雾里的,她甚至怀疑方才那妇人是不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但想想又觉得不大可能。

    正百思不得其解时,只见那县令一拍惊堂木道:“这案子案情过于复杂,等明日再审!”

    说罢,便起身撩起袍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冯策、冯翠翠与贺艳三人不由面面相觑,搞不清楚那县令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也无计可施,只得悻悻起身朝堂外走去。

    沈凌雪暗暗松了口气,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免去一顿毒打,她倒是觉得十分幸运,便也迈步朝外面走去。

    刚走出县衙大门,便看见有人迎上前道:“小娘子快些随奴婢来!”

    沈凌雪定睛一看,正是之前她救的那个女童身边的圆脸丫鬟,不由又惊又喜道:“你怎么来了?”

    那丫鬟也不答话,只拉起她的袖口,将她拉入一旁的巷子里,看看四下里无人,又带着她走进附近的一个小门中。

    这才行礼道:“小娘子,奴婢是县令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华月,方才小娘子救下的那个孩子正是县令大人和夫人的女儿啊!”

    沈凌雪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无意间救下的竟是县令家的小姐。

    原来方才这丫鬟华月奉夫人命去跟县令传话,正巧看见堂上站着的沈凌雪,又在门外大致听了一耳朵,便赶忙回去禀告了夫人,夫人心知自家老爷收了冯家的好处,又怕恩人受罪,这才赶忙带她一起来救恩人。

    沈凌雪虽半信半疑,但还是跟着华月一道去了县衙后院,等见到县令夫人,正是方才在大堂中见过的那个妇人,这才明白华月说的是真话。

    县令夫人安排人将她带去沐浴更衣,又备了酒席,亲自陪她用饭。

    俩人边吃饭边说话,沈凌雪这才知道,原来县令姓徐,与夫人是青梅竹马,俩人成亲后多年未育,后夫人好不容易怀了身孕,不成想生下的孩子竟然脑子有问题,而且还不时犯“羊癫疯”。

    纵然是这样,夫妻俩依旧是极疼爱女儿的,安排人在府中好好照顾她,今日不知为何竟被她偷偷逃出了院子,这才遇见了那些欺负她的小孩子。

    俩人聊了一会儿,县令夫人见她虽尚未及笄,但却生得容貌出众,举止文雅,知书达理,根本不像是乡野山村中出来的小娘子,倒像是哪个大户人家的闺秀一般,心中越发喜欢她,于是便问起了她官司的事情。

    沈凌雪趁机将冯策与冯翠翠合伙诬陷她的事情说了一遍,县令夫人面上也很生气,但眼神却有些闪躲,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心虚。

    沈凌雪心下顿时明白了七、八分,知道那冯策定是用了些手段的,看来这县令府并不干净。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