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本霸道总裁小说推荐-非典型总裁文小说-总裁文小说大全

    • 首页 > 青梅竹马世子爷萧衍

    青梅竹马世子爷萧衍小说免费阅读(沈蓁蓁萧衍小说)在线试读

    来源:yw|小说:青梅竹马世子爷萧衍|时间:2023-01-18 13:18:15|作者:榎榎

    沈蓁蓁萧衍是作者榎榎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沈蓁蓁萧衍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内容主要讲述。城门查验向来只需验查文书即可,车中婢女当即便觉对方是在刻意为难,打开车厢门,欲与士兵们争辩,却被一句配合便是的温婉之声阻挠下来。须臾,从车上下来一位青衣貌美婢女,撑伞立于车旁,一女子随之迤迤。。。

    青梅竹马世子爷萧衍沈蓁蓁萧衍

    第五章

    第005章 特别

    沈蓁蓁何曾见过萧衍这幅慵慵懒懒,又与她秋波暗渡的模样?她顿时心中就升起慌乱。

    微风拂过面颊,她心想着莫非这就是情郎待她的特别么,面容逐步浮现红晕。

    萧衍眯眼看人。

    春光照下,小娘子身姿亭亭玉立,上身故意倾向他,面白如玉,眼睫蝶般颤翅,双颊飞红,似这千树灼灼桃花,正灿然绽放。

    她还是美的。

    然同样的手,昨夜在她那车里,她可是放在一方砚台边,若非他及时说明他是个官,恐怕那砚台就要了他的命。在此之后,同样递东西的动作,她是十分警惕地捏着那鱼符的尾巴。那时的小娘子绝情之极,哪有分毫当下对他的和颜悦色?

    萧衍摸了下额心透着隐痛、与眼前这握了杯盏的纤纤素指脱不了干系的地方,心生讥诮。

    这个从天而降的“妹妹”,可真“特别”啊。

    特别虚伪,特别见人一套见鬼一套。

    相较于萧衍这副神色不惊的模样,沈蓁蓁可就不安多了。

    被情郎目不转睛盯住,她愈发局促。

    虽她也做过要承受旁的小娘子的嫉妒目光的准备,毕竟后来她才反应起来,往前她跟着堂哥和萧衍出门时,总会在各个地方邂逅到好些小娘子,不是因恰好遇见,而是她们早有准备,专程堵在萧衍出行的道上的。

    可他当众这样目光灼灼,也太直白、太高调了。

    渐渐地,沈蓁蓁被萧衍盯地面上红晕彻底蔓延,不止脸颊,就连脖颈耳朵也跟着红透。她垂眸不看郎君,大脑一片空白,口中开始磕巴地回他的话:“我、我……”

    好在沈霁发现了她的不安。

    沈霁打断沈蓁蓁的露怯,用最温和的语气,说出最不给萧世子颜面的话:“萧青辰,够了,莫将你那套用在我沈家人身上。”

    自小相识相知,沈霁看惯了萧衍捉弄那些不顾死活扑他身上来的小娘子的手段。

    他这好友长得太招眼,长安城的小娘子又热情彪悍,也是在萧衍身旁他才大开眼界,见识到了成百上千投怀送抱的方式,他这好友为此不胜其烦,练就了一身不显山不露水地捉弄人将人拒之千里的本事。

    萧青辰对别人家的小娘子如何,与他沈霁无关,他也无权横加干涉,然沈蓁蓁不同。

    她自小过的苦。

    六年前伯父去世,伯母受刺激早产生沈约,而后一直体弱卧床不起,大房那一脉全由十岁的沈蓁蓁拿主意。伯父丧事上虽有他的父母帮忙,但那时三四岁不懂事的沈霏霏一步离不开沈蓁蓁,成日吵嚷要阿耶要阿娘,沈蓁蓁作为孝子,既要安抚不懂事的幼妹,还要行守灵、送路、谢客等诸多丧礼事宜。说她一夜长大也不为过。

    更雪上加霜的是,祖父也在那年不久之后故去。

    沈蓁蓁自小养在祖父院子里,对祖父母感情深厚,双重打击下,沈蓁蓁受影响很多,说话行事虽得体但不失小心翼翼,很难朝人真正敞开心扉。

    他怎能看着萧衍打趣他这个敏感脆弱的堂妹?与萧世子调情,旁人或许甘之如饴,而他堂妹若受打击,只会愈加封闭自己。

    见一向好脾气的沈霁此刻脸色黑沉如水,萧衍只觉莫名其妙。

    沈二莫非是脑子出了毛病?没见着是他堂妹跟别的小娘子似的主动招他么?

    萧衍没接沈蓁蓁的茶,神色不明地端起桌上酒盏,一言未发地仰头饮尽。

    沈蓁蓁坐在两个郎君中间,明显地感觉到两边气氛的低落。

    她虽不太明白沈霁口中所谓的“那套”是在说什么,但她从不怀疑沈霁护着她的心思。

    自打祖父和父亲故去,母亲一颗心都在体弱的沈约身上,沈家最关爱她的人便是堂哥了。几乎是身子本能镌刻,见沈霁面色不悦,不及思考萧衍的行为,她就开始想办法去讨堂哥开心。

    她太需要沈霁的温暖。

    尽管他的温暖并不仅仅给她一个人。

    沈蓁蓁坐回原位,素手斟茶,一口一个“霁哥哥”地叫着,与沈霁轻言细语地聊起蒋州的见闻,又朝他讲她与蒋州结识的同龄人之间的趣事。她有自己的一套说话方式,话语轻柔又有趣,很快就说地沈霁眉间舒展,与她你来我往地谈天论地,将方才斟茶给萧衍的小事抛却在了脑后。

    此宴上,众人对沈家小娘子的感观各异,对萧世子与沈娘子之间时晴时阴的氛围也生出不解——

    先时,花枝簇簇,春光明媚,郎君破天荒品了小娘子的糕点,小娘子递去杯盏,与他眉目传情,萧世子似乎很受用地撑额凝着她;也不知沈二郎说了句什么,沈娘子与萧世子便各自散了,直至宴毕,再无交谈。

    而宴后,又有几点,是长安小娘子们私下热烈议论的:

    “萧世子独独就吃了那沈家女的东西,后面再有人送东西去,他看也不看一眼。”

    “萧世子多看了沈娘子好几回,似是对她很有兴趣。”

    “毕竟自小熟悉,他待她往前就与众不同,往前不是还有人见过萧世子背她么……”

    总而言之,因一个小娘子出尽了风头,萧家春宴留给小娘子们的回忆并不愉悦。

    而“出尽风头”的小娘子,自个也不见得多么好受。

    回到沈府后,沈蓁蓁心浮气躁,脑中一直浮现着萧衍那个轻佻、迷人的表情,耳朵里回响着他的问题——

    “这茶,只独独备给我一人的?”

    锦云替她解下发间珠翠,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用一个个白色绒布包了起来,放置在一个木匣子中,一边观察沈蓁蓁的情绪。

    作为贴身婢女,锦云往前就看出了许多蛛丝马迹,但一直不知沈蓁蓁常盯着发呆的那封书信来自谁人,今日她总算瞧出了眉目,那信十有八九就是出自萧世子。

    自家娘子如此貌美,虽家境没落,后背无依,但姓氏在此,又是几代士族高门熏陶出的教养,对她示好之人素来不在少数。

    可在蒋州三载,即使再走投无路,她宁愿连夜摹画去卖,甚至卖自己的首饰,也未曾收过一份郎君们赠来的礼,未曾在那些礼上打过一丝主意。

    及笄后还对婚事避讳不已,夫人与周家舅母提过几回让她相看当地郎君,也被她不着痕迹地扯开了话题。

    她外祖周家原先是豪门,在当地与诸如谢家、张家等皆是世交,那些门楣皆是百年传承的江南望族,并未因改朝换代而没落,其根深蒂固,当下族人在朝中任职重臣的比比皆是。如若沈蓁蓁当真嫁去此流家族,也不一定就比在长安城嫁地差。

    但……若是嫁隔壁府中的萧家世子,便两说了。

    这萧世子出身勋贵名门,是长安城赫赫有名的檀郎,母亲是嘉城长公主,他是文帝亲外甥,是最高级别的皇亲了。还有,那萧家就在隔壁,回娘家就等同于根本没出嫁一样便利。

    此外,自家娘子与萧世子自小熟识,对彼此的性格脾气知根知底,相处时可直接省去互相磨合的时期。

    哪有比这更合适的亲事?

    锦云满心替自家主子激荡,恨不得二人早日共结连理。

    她问沈蓁蓁:“娘子看起来心事重重,可是因萧世子今日未接你的茶?”

    被婢女察觉到隐蔽的心思,沈蓁蓁先是一怔,随即一想,如今已回了长安城,以后与萧衍私下交往免不得需要贴身信任的人从旁协助,实是没有再隐瞒锦云的必要。

    她轻声:“你说,他今日那话的意思,是要我赠他独一份的东西么?”

    锦云没听到萧衍的话,但实话实说:“世上还有人不喜欢自己得到的礼是独一无二的不成?”

    沈蓁蓁轻轻地翘了下嘴角。

    萧衍的情书那般情真意切,往前最不喜甜食的人今日也吃了她的糕点,还当众那般直白地凝着她……

    他……哎呀,真是的。

    昨日知晓沈霁今日回府,按沈婳说他次次都要去萧府,她今早五更不到就起床做糕点,不就是特意为他做的么?提供给他的客人,不也是因看在他的颜面上?

    他如何就嫉妒上了。

    沈蓁蓁双手拍了拍滚烫的脸颊,低低笑出了声。

    他心眼儿可真小。

    不过……她好像很喜欢、很享受他如此。

    **

    翌日清晨,曦光始照,萧府北侧小门被人敲响。

    门房接过一个精美食盒,踩着小径上零落的粉色白色花瓣,带着对方留下的话,前往萧世子所在的“朝云院”行去。

    关键字: